热门标签:带字头像姐妹头像霸气头像伤感头像小清新长发头像超拽头像森系头像
猜你喜欢:男生网名女生网名超拽网名霸气网名唯美网名搞笑网名微信名字励志网名古风网名文艺网名带符号网名非主流网名小清新网名幸福网名
QQBODY头像网 - 日志 - 情感【我的儿子叫钱云会】用流氓的姿态说出真相——我听左小祖咒

【我的儿子叫钱云会】用流氓的姿态说出真相——我听左小祖咒

归属:情感 时间:2017-05-23
【我的儿子叫钱云会】用流氓的姿态说出真相——我听左小祖咒_WWW.
左小祖咒.jpg 引子

早就有想法,写写左小祖咒。但我不大写的来评论,尤其是音乐评论,好像我真懂音乐一样。知识储备太少,想的太多,自我审查机制严格,这些无不牢牢地束缚着我的手,当然也可能只是懒。题名都想好了,也有过几次开头,写着写着,狗屁不通,果断放下。但实在喜欢这个题名,颇为得意,也实在喜欢左小,于心有戚戚。后来,想通了,那就写于我心有戚戚的一部分吧。

缘起

70后民谣里,最先迷的是周云蓬,也听过其他人的,万晓利、小河等,但还是最喜欢周,做梦都在听他吟诵《不找边际的香山》,以至于那个春天我认真地筹划搬到香山去住,后来被C识破了,我矢口否认,难掩尴尬。C跟我说过一次左小,我存目,照旧只听周云蓬。

钱云会事件发生在2010年底,当时颇为轰动,摇滚圈、律师圈、新闻媒体圈、还有不属于任何圈的无良公知。据说那时候左小表态,要做点什么,一年后就有了那首《我的儿子叫钱云会》,82岁的钱顺南(钱云会老爹)用温州话似诉而泣,断断续续。我一直关注钱案件的进展,这首歌刚出我就听了,是我听的第一首左小作品,还不是左小唱的。当时很震惊,这是什么呢?!是《国风》,淳朴、真实、克制,哭诉确没有奴才相。很难说这首歌,能否抚慰当事人和我这样观看者的心,能否有止痛片的作用,但没有这样的作品,怎么能对得起那些个苦难呢?

我和左小就是这么结缘的。很多人听左小都有个过程,我没有,一听就非常喜欢,套用韩寒的话,在我能理解的那部分左小结实地感动了我。喜欢左小很容易滑向一个尬尴的境地,经常被人审问式地质疑,你是真觉得他的歌好听呢,还是为了标新立异?就像贴格瓦拉的画像,你说是因为他帅才贴,有人信吗?鉴于此,除非跟志趣相同的朋友,我很少承认喜欢左小,别人说起时也只是笑笑不发表意见。

那么我为什么喜欢左小呢?我想有很多原因,有极个人的体验,也有贴近作品本质的、可以共同探讨的东西。

1 他的落魄流氓气质

他的穿着,他接受采访时的姿态,他说话的语调,他的眼神,包括他唱歌时发着馊味的嗓音,那么落魄,即便他已经是最赚钱的独立音乐人了,还是那么落魄,带着股邪劲。是的,我好这口儿,天生不喜欢油头滑面,我喜欢落魄感,这是我的恶趣味,不可遏制地沉迷其中。

他是我想象中游吟诗人,走街串巷的外乡人,是Mr Tambourine Man。巧的是,左小最新一张专辑《我们需要一个歌手》,英文名是We Need a Troubadour,Troubadour翻译成中文就是游吟诗人。另外,马雁写过《我一生的愿望其实是做一个游吟诗人》。

游吟诗人,这个名词,在我这里牵扯太多,有太多的个人情愫。

2 市井气息的爱

太孤独了,所以需要爱情。其实爱情的甜蜜跟冰淇淋的甜蜜没有区别,但不能一直吃冰激凌的,会胖。有这种硬需求的存在,跟工业艺术最接近的音乐产业,不断地生成爱情歌,无数靓男靓女,前仆后继地唱着:我爱你,我心伤,你不懂我,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这些个爱,太口号了,也太理想了,现实中的爱不是这样的,现实中的爱逃不开政治、物质和体液。这些个爱,撕心裂肺,海誓山盟,花前月下,唯独没有市井气。

左小就很老实,他就敢唱,“谢谢你借给我钱花”《小莉》。有人说“我吻你,你就微笑”很猥琐,其实哪有,明明很温暖,像“你说:缠着我的腰吧”(周伟驰《暮色里》)一样温暖,像《圣经·雅歌》一样淳朴。宋冬野的“爱上一匹野马,而我的家里没有草原”才是真的猥琐。

在《你的眼睛》里他不怀好意地唱,“希望你过得好,但是不要比我好”